封面故事丨王鶴棣 :“我想試試演反派”

與王鶴棣的上一次見面,在去年隆冬。臨近年關,街面上紅綠交映的圣誕元素還沒完全褪去,又裹上一層金燦燦的“福”。新劇馬上開機,他的行程表上沒有“回家”這一項。少年人愛闖,鷹擊長空的迫切,抵消了對家的繾綣。

速馳系列FIBA特別款腕表 Tissot

條紋西裝、淡藍色襯衫 Gucci

棕色長褲 Dior

黑色帽子 Herschel Supply


“之前我覺得一部戲最重要的就是愛我自己的角色,可這次遇到的大家讓我有了改觀,我發現越到后面我越愛《將夜》大家庭的大家,勝過愛我自己。”


與王鶴棣的上一次見面,在去年隆冬。臨近年關,街面上紅綠交映的圣誕元素還沒完全褪去,又裹上一層金燦燦的“福”。新劇馬上開機,他的行程表上沒有“回家”這一項。少年人愛闖,鷹擊長空的迫切,抵消了對家的繾綣。


而“寧缺”,幾乎就是“少年人”某個切面的高度凝練。如果說人生中的第一個角色,更多的該歸因于氣運或命數,那他進入“門”后走出的下一步,則是企圖心、敏銳度與心性的共謀。


白色運動服 INXX?Sports

條紋高領打底衫 Marni

白色牛仔褲 Marni

運動鞋Givenchy

灰色腰帶 Dior


當下的王鶴棣,在“寧缺”身上投射下少年人對世界的躍躍欲試。被威亞勒住胸腹,拔地而起時迸發的豪情萬丈;策馬奔騰,沖破風雪夜的光芒四射;在極寒或極旱里,用意志和身體與自然對抗——“雙刀、弓箭、大黑傘、大草原、雪山、沙漠、戈壁,我想那些畫面,沒有任何一個男孩兒可以拒絕。”


因此架空的“昊天世界”,吊詭地,比發生在現代校園的“流星花園”,更被賦予某種現實意義。演員,在《將夜》這個幾乎稱得上當代中國電視劇最高工業水準的劇組里,被消弭了幕前與幕后的差別,“這是一個越是遇到‘自然災害’天氣就越高興的劇組,”王鶴棣調侃著,“導演希望真實的風雪沙塵能給我們臨場感,只有體驗是真實的,表演才是真實的。”


真實的雨林、戈壁、草原,讓這個俠武的、冷兵器與術法、皇權與宗教割據的世界有了依托,也讓當中盤束長發、仗劍天涯的角色,情緒有了安放。這是綠幕或搭景無法企及的。


棕色運動服套裝 Fendi

黑棕色運動鞋 Ermenegildo?Zegna

白色運動襪 Nike

運動太陽鏡 Kenzo


大年三十,600人聚餐的年夜飯,武行兄弟趁興的一個鷂子翻身,下面一片拍桌叫好。導演挨個派發開門利是,認識的不認識的,演員或是不會在鏡頭前露面的武指,都合影自拍個不停。戲里戲外此時有了微妙的互文。


“昊天世界”的故事“不是只有男女之情,友情、親情,哪怕和你的敵人都是有情感的”——這是王鶴棣經由“寧缺”的眼,看出去的模樣,而這個輾轉過湖北、貴州、新疆,時而離散時而又聚集的《將夜》劇組,同樣上演了一幕幕人類情緒合集。


劇組的第二次大轉場,是從郁郁蔥蔥的大西南,一路北上去往白雪皚皚的大西北。王鶴棣被空姐搖醒,一時間沒明白那句“我們在敦煌”是什么意思。他原本是要去烏魯木齊的。


速馳系列編織帶款腕表 Tissot

白色T恤衫 J.Lindeberg

藍色針織背心 A Personal Note

橄欖綠軍裝褲 Ermenegildo Zegna

金色項鏈 Fendi


惡劣天氣讓轉場中的劇組四散在天山南北,王鶴棣搭乘上一班綠皮火車,往劇組進發。“我竟然在綠皮火車上睡!好!了!”最后三個字是俏皮的重音,102個小時的輾轉兼程,像一則旁逸斜出的插曲,為他的演員生涯添上兩筆注腳,“我真的沒見過那么大的雪,鵝毛大雪這個詞瞬間就具象了。”


楊陽導演在工作上很嚴厲,“怕呀,怎么不怕?大家都怕她。”這份“怕”,糅雜著對絕對專業與極高審美的仰慕、敬畏,是對自己無法穩定輸出同樣的專業與審美的忐忑,“我們真的聚在一起就是聊《將夜》,交流對故事的理解,對角色的理解,”王鶴棣的第二個角色,教會他懂得表演,熱愛表演,“室溫在這種氛圍下,你怎么可能不上進?”


王媽媽來過一次劇組,第一次直觀地對兒子所從事的職業有了概念。“之前都是帶著濾鏡在設想我的工作,光鮮啦、輕松啦,想得特美。”坐在隨時都有被吹跑之虞的帳篷里看兒子開工,風很大,難得整理好的發套又被吹得沒了形狀,上午還是晴空萬里,一頓飯的功夫,漫天大霧就這么撒開,“待了幾天,挺心疼的吧,覺得我們都特不容易。”


灰色羽絨服 Louis Vuitton

黑色打底運動衫 Nike


《將夜》殺青,王鶴棣回了趟家。10天,是他近一年半來僅有的連貫假期。家人倒是淡定,沒有明星歸來的一驚一乍,“哪兒有什么C位待遇,大家該干嗎干嗎,特別日常,”只是王鶴棣離開這份日常太久了,久到眷戀起來,“以前放暑假回家,天天在外面跟朋友瘋耍,不著家。這次感覺不一樣了,就是愿意花時間跟家里人待著。”


城市的迭代,也讓久離的歸人側目。城市里有一座老車站,“每天都要經過它,其實也沒發生過什么特別的,就是從有記憶起,每天都要經過它,”然而在王鶴棣缺席的一年有余里,老車站悄無聲息地拆了,“聽說要建個商場。”——“說不上多傷感吧,就是十幾年每天要看到的東西,沒了。有點空落落的。”


新戲八月開機,王鶴棣頗有些“如臨大敵”。和當初《將夜》開拍前大量的動作練習不同,《我們的西南聯大》在文本和精神上,提出了更高要求。


黑色大衣 Dior

黑色長褲 Dior

白色復古運動鞋、襪子 Nike


“其實一開始是不懂的”,西南聯大是特定時期的歷史產物,是中華教育史中的一筆高光,師生們的治學信念、在殘酷環境下仍不屈從的育人精神,隔著時間長河,在物質財富如此豐饒的當下,很難被體察。


“我們要圍讀劇本,組織觀看有關西南聯大時期的紀錄片、文獻和相關書目。只有通過史料真的看到了,才能理解他們做的選擇、揣著的那口氣。其實角色也有這么個成長過程,戲里戲外是一樣的。


一年2~3部作品,這在年輕演員中算不得“高產”。“穩打穩扎吧,遇到的每一個劇組都是講求質量多過效率,愿意花時間做出好內容。我自己也是,角色慢慢復雜、厚重,也成熟起來,得一步步來。”


Q = 《精品購物指南》

A = 王鶴棣


Q:《超級企鵝聯盟》是不是超好玩?

A:必須的,邊工作邊打球,太開心了。32個人關在一起不聯系、比賽,什么都不用想,就是打球,特別盡興,特別爽。Top5?沒有沒有,到不了到不了,頂多Top10吧,嘿嘿。


Q:如果可以選,想演什么類型的角色?

A:想試試反派。不過我年齡還小,同事們都覺得可以再歷練幾年,現在的閱歷可能詮釋不好性格復雜的反派。總之,期待有這一天吧。


Q:楊陽導演是個什么執導風格的導演?

A:很嚴格,但組里很有凝聚力。她有時候會很明確地告訴我們想要的樣子,有時候又給足我們空間發揮、試錯,總之就是很松緊有度。一開始挺怕她的,擔心自己跟不上要求,慢慢地能感覺到她對我越來越滿意,還挺高興的。



編輯&造型 / 仲嶠

攝影 / 巴馨迪(aA?Studio)

妝發 / 張志榮 &?巴特爾

藝人統籌 / 文豪

采訪&撰文 / 胡文穎

服裝助理 / 小鹿、紫蓉

相關推薦

黃夢瑩變身行走的衣架,初秋怎么穿請看她示范!

黃夢瑩變身行走的衣架,初秋怎么穿請看她示范!

Hi,我是黃夢瑩。我是中國內地女演員,喜歡看書,喜歡彈琴。作為演員,我的代表作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及《逆流而上的你》等。

封面故事 | 鐘楚紅沒想退休:我可以繼續拍戲啊

封面故事 | 鐘楚紅沒想退休:我可以繼續拍戲啊

鐘楚紅照例提前兩天到上海做fitting,初秋下午的日光,明艷但不惱人,攝影師站在窗邊調試燈光,看到換好禮服從臥室出來的紅姐...

国产毛片免费视频观看2019-手机在线一级毛片免费-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