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下一個春天的時髦 | MODE

預約下一個春天的時髦 | MODE


Louis Vuitton 2020 年早春度假系列




度假的美好畫面能刺激我們分泌出更多更優質的多巴胺,帶來更高質量的生活。在這個五月天里,高級時裝屋陸續發布了 2020 年的早春度假系列。除了能帶來直觀的美感,這些漂亮的時裝,以及背后的靈感來源故事,潛移默化中便在我們的精神世界里種下了一片夢田,日漸提升了我們對未來的審美情趣。




Diana Vreeland 說過,“眼睛要旅行”,生活的周遭總是時時都能被 pick up 出一幅美好的畫面來。于是,我們都在樂此不疲地呈現變化中的 fashion。今年的 5 月似乎也格外繽紛,大西洋西海岸 Met Gala 的抓馬紅毯秀熱度余溫還沒完全褪去,東海岸那邊的戛納,又拉開了一波法式典禮秀的 PK。高級時裝屋們呢,則是一面忙著幫摯友明星 / 名流們 dress up 起來,一面在爭相為來年的春假呈現華美的大秀。雖說各家早春度假系列的發布時間以及地點差異很大,從 4 月底至 9 月,陸續都會零散地出現在世界各地的漂亮城市,但 5 月是特別的,因為這個月,是高級時裝屋最密集的發布區間。今年做早春首秀的是 Christian Dior,Chanel、Louis Vuitton、Prada 緊隨其后,Gucci 則做了 5 月度假系列的壓軸。



Prada 2020 年早春度假系列


有別于一年兩次跟著季節變化的時裝周潮流展示,度假系列既有清涼繽紛的海濱風情,也不乏冰天雪地的戶外運動裝備風格。在通用的英文表述中,早春系列被稱作“Pre-Spring”“Resort”或者“Cruise”。許多人分不清 Pre/Resort/Cruise 系列,事實上,這個概念在時裝界也不過十來年,沒有人說得出具體是誰發明了它。只是從 2004~2005 年那個時段開始,Chanel、Dior 等標桿性時裝屋在傳統的春夏 / 秋冬兩季之間推出了另外的系列,包括 Pre-fall(英國是 Pre-autumn,譯為早秋系列)和 Resort 或者 Cruise 系列(譯為早春度假系列,簡稱度假系列)。這與歐美傳統的度假文化相掛鉤。當然,現在全世界的度假文化都開始趨同了,社交媒體稱王的時代里,總之就是要穿得美美的,去美美的地方,吃吃喝喝玩玩,拍美照發 Ins……而那些全球著名的度假打卡勝地,像加州、棕櫚泉、夏威夷或者南美的加勒比海、南法的圣特羅佩(Saint Tropez)……也自然被時裝屋列為度假系列發布秀的首選目的地。


選一個地方去度假


最先上演度假大秀的 Christian Dior,把秀場鎖定在了摩洛哥西南部的馬拉喀什,這也是品牌首次在摩洛哥舉辦的時裝秀。區別于此前在英國布倫海姆宮、洛杉磯 Upper Las Virgenes Canyon 自然保護區和巴黎北郊 Chantilly 大馬廄的系列大秀,馬拉喀什帶來的整體文化氛圍更加濃厚,使得 Maria Grazia Chiuri 能十分稱心地以更加沉浸式的方式來講述品牌故事。




Dior 2020 年早春度假系列


1960 年,時任品牌創意總監的 Yves Saint Laurent 設計了一件以摩洛哥魅力為靈感的外套,馬拉喀什作為藝術家、詩人、作家和冒險家的夢想之地,也是那份設計的 DNA 所在。此前,Maria Grazia Chiuri 就一直致力于與非洲文化建立創造性的交流,而作為地中海兩岸,歐洲和非洲交匯于十字路口的摩洛哥自然受到青睞。于是她把 2020 年度假系列帶回到了這里。通過這個系列,Maria Grazia Chiuri 試圖在真實和想象間展開景觀式的對話,將時尚的力量提升為一種包容的跨國語言。




Dior 2020 年早春度假系列


同樣是帶著 60 年代的懷舊情感,1962 年由 Eero Saarinen 設計的環球航空公司飛行中心(位于紐約肯尼迪機場),成為了 Louis Vuitton 這次度假大秀的發生地。



紐約環球航空公司飛行中心,Louis Vuitton 早春大秀發布會場


此前,這座飛行航站樓已經關閉了近 20 年,但在公眾的印象中,它的地位超然。Nicolas Ghesquière 稱那個地方為“一個現代奇跡,將給后世留下深刻印象”。當然,選擇這個地方,依然是緊扣著 Louis Vuitton“旅行”的品牌精髓,飽含一份“動身離開,去而復返”的情懷。而在這次 2020 年的早春大秀之后,此處的建筑將作為一家酒店重新開放,配備有 500 多間客房和一個無邊游泳池,實實在在地變成為下一個目的地旅途間歇的上佳選擇。




Louis Vuitton 早春大秀發布會場


Chanel 也用到了“重新啟程”的概念,回到巴黎大皇宮發布了新一代創意總監 Virginie Viard 上任后的首場早春大秀。很顯然,旅行的概念在她的腦海中占據著很重要的位置,大皇宮被布置成了一個懷舊的火車站,但只鋪設了鐵軌,并沒有雄心勃勃地真開進一輛“大家伙”,所以空間顯得比以往更安靜空曠了,在“威尼斯”或“圣特羅佩”等城市標牌的下方,排列著單行木長凳,地面鋪開清冷的灰色混凝土……發布會開始前,嘉賓們在樓上吃了早餐,場景就像是上世紀 60 年代電影《東方列車》(Orient Express)里的餐車。



巴黎大皇宮被 Chanel 布置成了一個懷舊的火車站


而 Chanel 為他們拍攝的花絮照都美極了,就像是沉浸式的一幀幀老電影畫報。人們很明顯地覺察到在告別了 Karl Lagerfeld 時代的 Virginie Viard,正在帶來全新的 Chanel。



Chanel 新一代創意總監 Virginie Viard


至于 Alessandro Michele,則把那份舊世界情結向更久遠的年代延伸,他對極具藝術與歷史文化意義的地方總是情有獨鐘。繼紐約迪亞藝術基金會、倫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佛羅倫薩皮蒂宮的帕拉蒂娜畫廊及古文化遺址阿利斯康后,Gucci 的2020 年早春發布秀地址是在羅馬最古老的博物館群—羅馬卡比托利歐博物館(Capitoline Museums)內。那里既包含了Michele 童年記憶中的羅馬歲月,也是品牌借著對古文明的重新解讀及詮釋,來表達一份別具一格的人文關懷。


女性主義的新詮釋


Prada 看起來沒有走任何古典或是異國式的懷舊調調,Miuccia Prada 在位于米蘭西 52 街的鋼琴工廠總部很正常地發布了 Prada 的 2020 年早春系列。



米蘭西 52 街的鋼琴工廠,Prada 早春大秀發布會場


沒有任何浮夸的組合,你能輕而易舉地 get 到她低調的心態,但依舊無法忽視她在細節中展示的態度—真實、天真以及“自命不凡的反面”,Miuccia Prada 是這么描述自己在這個系列中的設計的。她的開場模特穿了一件雙排扣黑色外套,很直接的剪裁,除了梭織格子和她 90 年代全盛時期的風格,沒有任何裝飾。當然,還有 Prada迷們熟悉的輪廓,但不知何故,它的比例更具少女味了。



Prada 2020 年早春系列



Prada 2020 年早春系列



Prada 2020 年早春系列


嗯,更確切一點說,這個度假季的系列整體都更具女人味了。大抵是現在有了更多的女性設計師在主理高級時裝屋的緣故。Chanel 時裝部門總裁 Bruno Pavlovsky 此前就曾說,Virginie Viard 的設計手法“和以前一樣,但又不一樣”。從 KarlLagerfeld 在 Chloé時起,Virginie Viard 就與他一起工作,然后作為 Chanel 不可或缺的工作室總監工作了二十多年,她的技術嫻熟以及她從大師那里學到的經驗教訓都非常明顯。而現在,Virginie Viard 以純女性的視角取代了此前 Karl 熱衷展現的鋒利幾何形狀,為 Chanel 帶來了一種新的柔軟和輕松。




Chanel?2019/2020早春度假系列



Chanel?2019/2020早春度假系列


而 Maria Grazia Chiuri 一如既往地在為 Christian Dior 的設計中賦予女性主義概念,男孩式外套、少女式連衣裙、緊身褲和清脆的曲線夾克,以及酷酷的保齡球襯衫等等,對于品牌粉絲們來說都是非常熟悉的。設計中的男性與女性元素被有機結合,打造了一個英氣十足的女性形象,例如用禮服裙搭配靴子、闊腿牛仔褲加男士襯衫,也有廓型西裝套裝搭配騎士靴,與上一年的馬術主題相呼應,從某種程度上讓系列與系列之間產生了連貫性。至于靈感共鳴,Maria Grazia Chiuri 則直接引用了 Naomi Zack 在《包容性女性主義:女性共性的第三次浪潮推理》的句子 :“即使有著千差萬別,也不可忽視女性的共通之處和共鳴。”






編輯?&?撰文?/?王琳璐

社交媒體責編?/?竹子


相關推薦

想把氣場拎到兩米八,復古包非買不可!

想把氣場拎到兩米八,復古包非買不可!

鞏皇上周在威尼斯電影節驚艷四方的名場面:走著紅毯直接登基的陣勢↓

創新驅動設計 創意引領未來——“迪尚”第13屆中國新生代時裝設計大獎在威海落下帷幕

創新驅動設計 創意引領未來——“迪尚”第13屆中國新生代時裝...

9月的膠東沿海灘涂上,海水漲潮,風聲四起,但卻透著一股熱鬧勁兒。作為共襄新生代設計力量的頂級賽事,9月10日,“迪尚”第13...

国产毛片免费视频观看2019-手机在线一级毛片免费-韩国黄大片免费播放&